似水流年

小号磕博君一肖!!!!!!!!!!!bjyxszd!!!!!!

【博君一肖】与共 (有个小团子赖上我了 (00.-03.)

【博君一肖】与共


想看战战和耶啵养孩子😆


顺便快乐的二人世界😋


想要小蓝手小红心 写文动力!!!!!!

更想要评论了嘻嘻嘻😁


耶啵生日快乐🎈




00.

无论《陈情令》剧组的各位脑洞多大,多么会玩多么沙雕,也没人想到,只是和王一博出去录了个综艺的空当儿,肖战就带了个小娃娃回来。

01.

其实肖战不仅仅只是录了个综艺,还顺道拐回重庆给父亲庆祝了60大寿。意料之外,捡回家个小可爱。

肖父六十大寿办的还算隆重,七大姑八大姨许多肖战都叫不上名的亲戚都来了,凑在一起,闹哄哄的倒是怪符合肖父爱热闹的脾性的。肖战在一堆长辈之间也说不上什么话,就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角,听着父母长辈们聊天,鲜少有一两个同辈的表兄弟过来寒暄两句,也就凑一桌游戏。

就这样过了一两个小时,肖战忽然想起了每年回家过年都会来他家借住好几天的小侄女儿。他抻长脖子左右环顾一圈,也没看到肖羽那个小团子,不由皱皱眉,思索起小团子那家的长辈来。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突然站起来,走到另一间小屋子里,抱出一个哭闹不止的小女孩回到大厅。肖战盯住一看,正是方才他还在寻摸着的肖羽。

他放下手机,跟着大家伙儿一起把视线聚集到那个中年男人身上。他细细打量了一下,做下判断——这应该是小团子的父亲,他的不知道哪房表叔。

表叔表情略有些不自然的环顾一圈,紧了紧嗓子,有些艰难的开口道:“大家,我有个事情想跟兄弟姐妹商量一下。”

“在做的各位,”他又清清嗓子,脸上堆出来一个略有些讨好的笑容,“有没有人有意愿领养一下肖羽?”说着,颇有些难堪的摇摇怀中的女孩儿。


02.

在经过混乱的一大波叽叽喳喳之后,肖战总算搞清楚了这人生如戏的一幕。

表叔的前妻几日前不幸过世,而现任妻子比较泼辣,并不打算抚养表叔与前妻的女儿肖羽,并为此和表叔大吵一架,把表叔和肖羽一起赶出了家门,放话说如果不把这孩子弄走就别回家。于是便有了刚刚那么一出闹剧。

肖战怜惜的看看肖羽,这么小的孩子就要遭受这么大的变故,只希望过继她的人家能好好待她吧。

他隔着人群,看着那小小的一团,心里还是泛起酸,有些不忍。说起来,他和这个小家伙倒是挺熟悉,她的母亲每年都会送她来家里住一段时日,而这种时候,一般都是肖战带她这里那里的玩耍。这小孩看着安安静静乖巧的很,实则一股子古灵精怪的劲,精力旺盛的像个小男孩。每每把肖战都折磨的恨不得立地卧倒,她还在那蹦蹦跳跳,妄图和隔壁的小小子再决一胜负。

现在却不说话不打闹的就窝在表叔怀里。

欸。肖战叹口气,手机上弹出一条消息。

【王一博:叔叔生日怎么样?】

肖战一看到这个总是词不达意或者根本不懂他想要问什么的人,总是不由自主的露出老父亲一般的笑容?

王一博你个傻子。他反手就是一个【不愧是我】发过去,也不解释什么意思,就听见大厅里炸开一声嚎哭,一时间把大爷大妈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声都给盖了过去。

只见人山人海之外的小团子挣扎着从表叔的臂弯中跳脱出来,矮矮的小个子在地面上挪着小碎步,慌乱的不知方向疾走着,小脑袋左右来回摇摆,好像在找什么。

漂亮的长卷发在背后一甩一甩,撅着一张嘴,眼里可怜巴巴的委屈就快要溢出来。肖战就这么一看,心都快被整化了,这小家伙儿的魅力比合作的那些女演员可是成倍成倍的多啊。

手机屏又闪了一下,肖战撇撇嘴,跟某王姓小朋友差不多。

王一博发来了语音邀请,他握着手机站起来,向门外走去,瞧一眼还在地上打转的小可怜,恻隐之心动得厉害。

如果不是我在娱乐圈。

肖战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我一定收养她。


他止步,已经按下绿色的接听键,小团子让他都有些挪不动步子。

“喂”乱糟糟的环境,王一博的声音有些不大清晰。他赶忙把手机紧贴到耳朵边,回到,“我在。”便向屋外走去。

噗的一下,大腿被什么东西抱住。

他被迫停下,低头。

“战哥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战哥哥呜呜呜呜”

小团子准确无误的抱住了肖战的大腿,大眼睛小鼻子抽抽着,裹着浓重的鼻音喊道。

“战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呜呜呜”



03.

“我养。”

肖战不知怎么的就下定决心说到。

表叔喜出望外,其他人惊讶道合不拢嘴巴。又热热闹闹的喊开了。

“小战你才多大啊就带个孩子?”

“娱乐圈的工作不好做吧?带个孩子真的好吗?”

“小战你以后娶妻生子让这个孩子该怎么办啊?”

“这孩子跟着你的话会不会过早的被媒体曝光啊?这对孩子可不好。”

“你真的会带孩子吗?年轻人一时冲动是常事,可不能祸害了人家的孩子。”

肖战从来没有发现过这群所谓的亲戚这另一副嘴脸——就像《陈情令》里魏无羡身死前那一片叽叽喳喳的龙套。做着最无力的事情,有着最狠厉的一张嘴。

他跟这些人也不熟,不知是不是和王一博呆久了近朱者赤,他冷哼一声,跟表叔道一声过几日联系手续后便大步离开这个地方。

王一博打的电话还没回呢。

哦对,还牵着一个小可爱。

耶啵耶啵!!!!!!!!!


生日快乐!


二十二岁啦!


我会一直喜欢你哒


未来可期!来日方长!!!!!!


守在2019.8.5 00:00!



我靠靠靠靠靠靠

姨母笑

果真天作之合

有人去cp24嘛 求代购呜呜呜


真•靳东

东哥真的出去了 去清华附中玩去了(东哥遛弯锻炼一样的造型和视频中有点小羞涩谦虚紧张的样子真的太可爱啦!

遗憾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哈白宇哥哥你够了

你咋这么帅呢🤔

【师生恋】光稀雾薄片段二「醉酒」

*给亲爱的们起了一个像兄妹的名字!

我爱死的我的化学老师了!


“老师,”江婷也许是醉了,趴在大排档的塑料白桌子上,手肘拄着一个空了的啤酒瓶子立着,一动也不动,只是嘴角勾起一抹轻轻的笑,一笑就停不下来,笑着笑着,眼泪不知怎的就顺着眼角淌了出来,她呢喃道,“老师,你陪我喝一杯,就一杯      …”

江言默声看着她,黑漆的眸子里一片深邃。江婷努力地抬起耷拉在桌面的脑袋,眯起双眼,像是尽她一切所能的想要从那双眼睛里挖出来点什么。

什么都没有。

不知是他太冷漠,还是隐藏的太好。

“哈,没关系,”她无所谓的摆摆手,用另一条胳膊支撑着自己爬起来,另一只手抓起另一瓶早已开好的啤酒仰头就灌进去,咕咚咕咚上下吞咽着早已对喉管起不到刺激的辛辣液体,像白水一般无味。末了,她随手扔到哪里,颇有豪放不羁女侠气概的端起袖子摸了一把嘴,豪情万丈的说道,“反正老娘酒量好!”

说着,就继续机械的去寻摸乱七八糟倒在桌子上的酒瓶。

等她终于好久碰到满瓶的酒瓶子,利落的翘了瓶盖子准备再一次大展身手时,一直冰凉的手用力的握住她的手腕。

冰凉的触感刺激的她清醒了不少。

“别喝了,”江言站起来对上她醉得迷糊的视线,“你胃不好。”

 


爱峰峰爱龙龙

“可以在你有空的时候和我分享一句你说过的谎话和它背后的故事吗。”

格趣:

“可以在你有空的时候和我分享一句你说过的谎话和它背后的故事吗。”


微电影征稿,期待小伙伴们的故事出现在电影里哇



呜呜呜为了居一龙我想成为更好的自己呜呜呜呜呜